目前相对论里所有些所谓的实验和验证都是假

  李子丰:他们都是听老师讲的。假如你信上帝,我忽然在你面前说,上帝没有,你能同意吗?好多论证看了也没用。他们感觉那是证明了的。但哪个敢跟我来打擂台?为何一个没来?我发打擂台的号召已经多少年了。哪个如果坚信相对论正确,他拿10万块钱,我也拿10万块钱,就你来主持,哪个胜了哪个把钱拿走,哪个败了这钱就拿不回去了。可他没人来啊。

  基础物理学并不是李子丰的主业。燕山大学的教师个人主页显示,李子丰自2002年7月到今天,在燕山大学汽车与能源学院研究员、博士生导师,研究方向为油气钻采工程和油气井杆管柱力学。李子丰共主持过6项国家自然基金项目、获得过12项科研奖项,拥有16项独立或联合研发专利,独立或联合出版过4本专著,均与相对论无关。

  眼下,李子丰和他的研究陷入争议的漩涡。批评者觉得,李子丰的理论看法大于实质,缺少科学严谨的论证和检验过程。而李子丰则依旧坚持,有关相对论的研究和论证“都是错的”,自己没错。他知晓我们的看法在网上引起轩然然大波,但觉得不应该上升为人身攻击,面对这所有,他表示自己“非常淡然”。现在,这一奖项申报的公示已经结束,河北科技厅对项目内容的评审工作还未开始,李子丰的项目是不是获奖还不能而知。

  2009年,李子丰曾给时任科技部部长万钢写信,陈述自己关于“反对相对论”的文章。这封信后来转由中国科协掌握服务中心回复。回话信写道:“你的文章所涉及的狭义相对论中某些看法上待验证”,并且给出两条建议:“以论文形式投稿到有关科技期刊;通过互联网发表或者翻译成英文,与全世界科学家进行交流、探讨和验证”。

  “推翻相对论”的说法日前持续引发关注,让燕山大学教授李子丰处于聚光灯下。6月十日,河北教育厅在官方网站发布2021年河北科技奖推荐项目公示公告,公示名单上的项目总计96个,分为自然科学奖、技术创造奖和科技进步奖。《坚持唯物主义时空质能观 进步牛顿物理学》作为自然科学项目之一位列其中,李子丰是著作者。

  本刊记者/梁振

  中国新闻周刊:但你的相对论研究文章没经过同行评议,所发表的期刊也并不是专业权威期刊。

  目前相对论里所有些所谓的实验和验证都是假的。

  李子丰:革新不问出身,英雄不论

  目前相对论里所有些所谓的实验和验证都是假的

  燕山大学位于秦皇岛,是河北人民政府、教育部、工业和信息化部、国家国防科技工业局四方共建的全国重点大学,河北重点支持的国家一流大学和世界一流学科建设高校。

  2018年8月,李子丰曾在中国交叉科学掌握第17届学术年会上作大会报告,主题正是《坚持唯物主义时空质能观 进步牛顿物理学》。

  6月24日,就此次事件中的一些问题,《中国新闻周刊》在秦皇岛燕山大学世纪楼的办公室,与李子丰进行了对话。

  差不多在2001年或是2002年,我就给《燕山大学学报》投过稿,当时他们都不给发。到后来就等机会。另外这个什么时候适合就什么时候宣扬,不适合的时候你也无法。

  中国新闻周刊:大伙觉得科学可以质疑但要有依据,你反对相对论的依据是什么?

  我从二零零几年开始对它就有怎么看。后来从网上找到爱因斯坦相对论的原文,我就抠原文,发现原文假设错误,公式推导错误,前后矛盾,结论跟假设矛盾,出现这部分问题,还站得住脚吗?

  出处:中国新闻周刊

  李子丰做客访谈演播室。(互联网视频截屏)

  李子丰:我的基础就是唯物主义,你得从这个基础着手,不可以从我信爱因斯坦的公式入手。任何事你别相信其他人说的,你都不相信也不可以,那就得先察看,所以说在你没发现问题的时候,不要去反对。

  在国内,像李子丰如此质疑和反对相对论的民间研究者还有不少。他们曾组织过多次会议活动。2007年,李子丰在燕山大学也组织过类似的研讨会,当时参加这次小型研讨会的大家还在燕山大学图书馆前拍照留念。

  李子丰和他“反对相对论”的理论上一次引发关注是在2017年8月。他作为联合上诉人,与另外两位民间科技喜好者一块,起诉国内一家科技媒体名誉侵权。他们三位均长期反对相对论,也为此被这家媒体一篇讽刺文章点名。但案件几经审理,均以李子丰等人败诉而告终。

  但“反对相对论”是李子丰过去十多年热衷的副业。2006年左右,李子丰单独或与其他“反相对论者”合著了一系列文章,虽然这部分文章并不是发表在专业学术期刊之上,但构成了他“反对相对论”的理论体系和基础。他的核心看法包括:“物理学来自于哲学。哲学是物理学的基础;物理学是哲学在自然科学方面的进步和量化。物理学研究需要坚持唯物主义、反对唯心主义和神创论。将大家可以通过各种观测和感知确认的物理现象和规律,纳入科学的范畴。将大家在已有些物理现象和规律的基础上外延而得到的、但没被验证的预测和设想,纳入假说的范畴。科学是确定的、正确的;假说可能不是正确的。只须物理学与哲学发生冲突,二者必有一个存在问题。”此次奖项申报书中列举的9个“发现点”几乎涵盖了他所有些主要看法。

  中国新闻周刊:你的判断标准是什么?

  “民科”通常是指没受过科学练习,不懂科学理论,却专注于某项科学研究,或者宣称解决了重大科学难点的人。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张双南在2016年一篇题为《张双南:与想推翻量子力学的少年对话》的文章中曾表示,“民科”在大多数状况下都试图推翻相对论或者量子力学(相对论和量子力学被觉得是现代物理学的两大基石),由于这两个理论很不“直观”而且违反“哲学”。但物理学与其他所有自然科学学科是实验推进和引导的学科,并不是依赖纯理性思辨就可以完全进步的。

  李子丰:我一个人能报成吗?是河北要评奖了,给各个单位发公告。学校发公告说你们有哪些项目想报奖的就填表。各个老师都是哪个有哪个填,填完将来发给各个学院,审查完了将来签字送到学校。学校审完将来,看着有期望的,就报到教育厅。在这个期间要在学校进行公示。然后是教育厅把差不多的,报到河北科技厅,这个时候河北教育厅公示。目前还没有到河北科技厅公示那个阶段。2017年这个项目报过教育部一次,也公示了,但没评上。

  李子丰:哪个也没告诉我,没任何反应,也还没有什么结果。

  中国新闻周刊:2021年的河北科技进步奖是你一个人报的还是学校报的?

  中国新闻周刊:有人说你在石油勘探范围是专家,在相对论的问题上缺少专业性。

  李子丰:我知晓。但那种期刊被把持得特别严。同行专家,譬如说《物理学报》的评审专家们,都是那些搞相对论研究的。那些人一看,你要推翻我,我还叫你通过?这不可能。我一直在投啊,都撞得头破血流了。实在不可以了,也不可以不发啊。就像是,有个比较差的小孩比没小孩还好。至少我发出来,能存档,有个记录。

  中国新闻周刊:省里和学校目前是什么态度?你参评的这个项目目前是一个哪种结果?